这种情况,就像是监控探头监控的位置旁边有一块空地,而监控探头就只能监控到这块空地的边缘地带,再往里就是监控盲区。最初查看这块空地的时候,只能看到一个边缘,自然是觉得空地上没人的。但其实空地深处有人且不止一人在活动,等到那人终于活动到这处边缘之中时,

监控者才猛然间意识到原来这并不只是一块空地,而是一个篮球场,这块场地上本就是有人一直在打篮球的。

这个发现不禁让程煜非常的懊恼,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找到程广年的秘密所在了,却没想到这竟然是自家的野湖。

也是程煜太过于关注地面之下的情况了,否则,他只要把视线稍稍上移,就能看到程青松和另两个老头儿正在这个所谓秘密空间的附近喝茶聊天。

外边吴伯又喊了一声,并敲响了房门:“小少爷,吃饭了。”程煜慌忙站起,远视术在他自己家这个院子里的作用基本上也就到此为止了,程煜已经累得双眼昏花,别说根本一点发现没有,即便是有些存疑之处,他也

并不想再来第二次。

“吴伯,你先去吧,我马上到。”

“好的,小少爷。”外边传来吴伯离开的脚步声,声音渐弱。程煜原本是打算直接开门出去的,但突然感觉到脸上有些不对,抹了一把才发现刚才用眼过度,眼角都已经不自觉的迸出了泪水,他这才喊话让吴伯先离开

,否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吴伯解释自己坐在这儿莫名其妙的哭了的事。

出了书房,程煜直奔洗手间,洗了把脸看到自己除了双眼有些微红之外,其余一切正常,这才朝着饭厅的方向走去。

刚刚走近,程煜就听到饭厅里传来热闹的谈话声,程煜疑惑,难道老孙头和老李头没走?

过去一看,果然是,看来是程青松开心,留这两位老友吃饭了。

“哎哟,大孙子,你可来了。你跟他们说说,我要喝酒,他们不肯给。”程青松一看到程煜,就开始抱怨,像个孩子一般。

程煜笑眯眯的走过去,先对那两位老人微微鞠躬,喊道:“两位爷爷好。”然后,才挨着程青松坐下,问到:“两位爷爷,您二位能喝点么?”

老孙头笑了笑,没吱声,老李头说:“我平时在家,一般都会喝个二两酒。”

程煜有数了,老孙头应该也能喝点儿,一来他们没有程青松年纪大,二来身上的基础病应该都是些小毛小病,至少是没到必须戒烟戒酒的程度。

于是乎程煜说道:“吴伯,拿瓶酒来吧,我看着爷爷,让他跟两位好朋友少喝一点点。”

吴伯点点头,转身离开。

程煜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程翠华打来的。

接听之后,程煜走到一旁,低声道:“大姑,准备上飞机了么?”

程翠华说:“我现在在魔都,高铁已经开动了,大约一小时左右到吴东南站。”

程煜一愣,说:“魔都?”程翠华解释说:“哦,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抠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便签小说只为原作者萧瑟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瑟良并收藏抠神最新章节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最后一人的下落(下)